2022-05-14余:工作是人生最好的练习

踏进王宇的办公室,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只巨大的泰迪熊靠在墙上,一辆室内健身车靠近窗户。书桌后面有一整排书,对面墙上有一幅画,写着“梦如骏马,永不停息”。 如果不是疫情,若雨辰的负责人很少来他的办公室,他习惯了出差。“以前一个月至少有三周的出差。”若陈余董事长王宇带着一丝自嘲的微笑:“最近出差少了,感觉有点胖。” 王宇说,自己很幸运,赶上了国内电商发展的大浪潮。2007年暑假,22岁的王宇在等待入学,准备去江西财经大学读硕士。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学校正在举办学生创业大赛。作为一名“准大一新生”,他迫不及待地报名参赛,他的参赛项目“学生购物平台”获得了成功。 从此,王宇与电子商务结缘,步入大学课堂,踏上创业之旅。13年后,王宇创办的若陈余登陆深交所,开启了创业过程的重要转变。 一个知名度不大的品牌,被塑造成全网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的知名祛痘化妆品品牌。因此,王宇被业内誉为“电商奇才”。 2007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进入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如果不是时代的大潮让王宇感受到了电商行业涌动的气息,也许他还有另外一条人生道路,读完研究生,考上公务员,或者做产业经济研究,或者成为金融行业的“工人”。 在进入研究生班的同时,王宇开始试水创建B2C学生购物平台Aibu.com,并一头扎进电子商务行业。2009年,他组建了一个团队,开始运营一个本地药妆品牌,成为其第一个在线分销商。很快,该品牌祛痘产品在网购上受到青年学生的热捧,一度风靡整个南昌大学城。 毕竟学生的购买力是有限的。他们怎样才能变大,下一步该怎么做?一时间,王宇不知所措。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宇了解了淘宝。他尝试在淘宝上开店卖货,一天居然卖出了一百多单。年轻的王宇被深深震撼了,他隐约摸到了未来的机会之门。 毕业后,踏出校门的王宇决定去大城市。就这样,兜里揣着一万块钱,王宇只身南下广州,潜心电商运营,将一个知名度不大的品牌塑造成全网年销售额过3亿元的知名祛痘化妆品品牌。正因如此,王宇在业内也被称为“电商奇才”。 失去控制。2011年,王宇创办了若陈余。同年,若陈余获得天猫“双十一”的“黑马奖”。 2013年,通过经验复制,若陈余开始运营德国母婴护理品牌Haroshin,也是一举成功。此后,越来越多的国际知名品牌,如合生元、美赞臣等纷纷伸出橄榄枝,希望借助若雨辰的电商运营能力拓展线上业务。若雨辰正式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全球快消品品牌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商上市公司。 经过十几年的积累,若陈余在大健康、母婴、美妆等品类的电商运营领域已经确立了明显的头部地位。 回首往事,王宇坦言,自己的创业之旅恰好赶上了电商行业的黄金机遇期。“感谢这个时代,我们只是努力,所以才有今天这样的事业。”他不禁感慨。 一路走来,看似一帆风顺,但王宇也经历了一些纠结的过去。2009年底,王玉河的团队尝试了当时火热的淘宝女装业务。但是不到半年就亏了很多钱,这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王宇迅速调整方向,及时收手,也让他更加坚定地专注于主业的发展方向。 2011年,一家有实力的大公司看中了王宇的创业项目,开出了优厚的收购条件。经过一个月的深思,王宇还是拒绝了。王宇说,比起财富带来的瞬间满足,他更好奇自己能把一件事坚持到什么程度。 作为一个非常积极的人,王宇很少遇到什么困难。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喜欢和自己和解”。 年轻的时候能够创业成功,我也继续努力。王宇有自己的能量来源。“我的性格很坚强,不想比别人差。” 努力和坚持会有回报的。经过十几年的积累,若陈余在大健康、母婴、美妆等品类的电商运营领域已经确立了明显的头部地位。若雨辰在店站运营、整合营销、数据挖掘、供应链管理等方面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洞察。服务能力覆盖淘宝天猫、JD.COM、拼多多、Tik Tok、爱车快等20多个平台。可以为企业品牌提供全链路、全渠道、全场景的数字化服务。 迄今为止,若雨辰已经服务了宝洁公司等100多个国际国内知名品牌。Gamble、美赞臣和Swisse,并与他们保持着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健康元、拜耳、赛诺菲等集团正以单一品牌为起点,逐步扩展到集团层面的合作。 2021年,若雨辰实现营收12.88亿元,同比增长13.44%;实现净利润2919.51万元。 “有人说上市公司保持10%以上的年增长率就不错了,但我期待的是最近三五年的持续高增长。”在王宇心中,11岁的若愚尘还是一家创业公司,他自己永远是那个敢想敢拼的创业者。 通过内部孵化、外部投资等方式打造自有品牌,聚焦“科技消费”,在新消费赛道上布局新品类,创造更多业绩增长点,进一步优化公司收入结构。 如果说,早些年,我们只是想尽办法让公司在竞争中生存下去,现在,王宇考虑得更多的是,如果是一艘船,它该驶向何方? “商业社会变化太快了。”王宇直言,肩上担子很重。进公司的每一天,他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会有焦虑的时刻。要应对变化,实现高增长,他必须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战略眼光。 电商行业发展不断成熟,若陈余在代理运营行业的头部效应不断加深。但是,王宇内心向往的,是更长远的企业价值。他希望通过更高效的资源配置来提高企业的“天花板”,为若愚尘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若雨辰上市后,王雨悠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以前他更多的是专注于公司的日常业务,业务一线也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如今,他的身影逐渐多在行走中,“边走边思考是最有效的思考”。 为了保持清醒和冷静,他渐渐爱上了走路,边走边想。从广州的马场路到北京路差不多10公里,来回四五个小时。王宇走着走着,就能得到启迪和启发。就这样,散步成了王宇的习惯,让他保持思维活跃,这也成了他消除焦虑的宝藏。 凭着这股热情和冲劲,王宇带领若陈余逐步探索出新的航向,继续夯实代运营的核心竞争力,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大健康领域的市场影响力;同时,通过内部孵化、外部投资等方式打造自有品牌,聚焦“科技消费”,在新消费赛道上布局新品类,创造更多业绩增长点,进一步优化公司收入结构。 在科技消费品牌和代运营公司之间形成合力,或许能让这些被代运营公司赋能的品牌,区别于当下互联网中烟火般的“网络名人”,走得更远。 事实上,若雨辰自有纽仕兰品牌詹佳自2020年底上市以来,在精致衣物护理垂直领域取得了快速突破。2021年,GMV 詹佳的成功运作,坚定了王宇继续打造自有品牌的决心和信心。就在今年5月底,他的第二个自有品牌即将上市,第三个也在同步筹备中,瞄准的是几乎空白的市场。 “科技消费”的发展思路,在若愚臣最近投资的科技护肤品牌美妆上更为明显。美针对的是医美和家庭美之间的中间地带,正好可以填补新一代年轻人正在释放的细分消费需求。 在王宇看来,新消费市场更需要“靠营销叫粉,靠产品养粉”,而科技提供了重要的赋能。他正在尝试一条创新的品牌经营之路,形成科技消费品牌与代理运营公司的合力,或许会让这些代理运营赋能的品牌有别于当下互联网中烟火般的“网络名人”,走得更远。 “工作是人生最好的练习。”作为电商运营,王宇几乎不刷短视频。繁忙的工作之余,阅读是他的另一大爱好。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张几米长的书桌,摆满了各种书籍,这是他心中的渴望。 出生在江西新余的这个小城市的年轻人,偶尔会缺乏安全感,会怀疑自己会不会就此止步。让他通过读书不断激发新的力量和勇气。 “企业家的模式决定了他的天花板。你敢想多远就能走多远。”王宇希望把陈若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踏进王宇的办公室,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只巨大的泰迪熊靠在墙上,一辆室内健身车靠近窗户。书桌后面有一整排书,对面墙上有一幅画,写着“梦如骏马,永不停息”。 如果不是疫情,若雨辰的负责人很少来他的办公室,他习惯了出差。“以前一个月至少有三周的出差。”若陈余董事长王宇带着一丝自嘲的微笑:“最近出差少了,感觉有点胖。” 王宇说,自己很幸运,赶上了国内电商发展的大浪潮。2007年暑假,22岁的王宇在等待入学,准备去江西财经大学读硕士。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学校正在举办学生创业大赛。作为一名“准大一新生”,他迫不及待地报名参赛,他的参赛项目“学生购物平台”获得了成功。 从此,王宇与电子商务结缘,步入大学课堂,踏上创业之旅。13年后,王宇创办的若陈余登陆深交所,开启了创业过程的重要转变。 一个知名度不大的品牌,被塑造成全网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的知名祛痘化妆品品牌。因此,王宇被业内誉为“电商奇才”。 2007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进入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如果不是时代的大潮让王宇感受到了电商行业涌动的气息,也许他还有另外一条人生道路,读完研究生,考上公务员,或者做产业经济研究,或者成为金融行业的“工人”。 在进入研究生班的同时,王宇开始试水创建B2C学生购物平台Aibu.com,并一头扎进电子商务行业。2009年,他组建了一个团队,开始运营一个本地药妆品牌,成为其第一个在线分销商。很快,该品牌祛痘产品在网购上受到青年学生的热捧,一度风靡整个南昌大学城。 毕竟学生的购买力是有限的。他们怎样才能变大,下一步该怎么做?一时间,王宇不知所措。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宇了解了淘宝。他尝试在淘宝上开店卖货,一天居然卖出了一百多单。年轻的王宇被深深震撼了,他隐约摸到了未来的机会之门。 毕业后,踏出校门的王宇决定去大城市。就这样,兜里揣着一万块钱,王宇只身南下广州,潜心电商运营,将一个知名度不大的品牌塑造成全网年销售额过3亿元的知名祛痘化妆品品牌。正因如此,王宇也被称为“电子商务奇才” 失去控制。2011年,王宇创办了若陈余。同年,若陈余获得天猫“双十一”的“黑马奖”。 2013年,通过经验复制,若陈余开始运营德国母婴护理品牌Haroshin,也是一举成功。此后,越来越多的国际知名品牌,如合生元、美赞臣等纷纷伸出橄榄枝,希望借助若雨辰的电商运营能力拓展线上业务。若雨辰正式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一家全球快消品品牌电商综合服务商的上市公司。 经过十几年的积累,若陈余在大健康、母婴、美妆等品类的电商运营领域已经确立了明显的头部地位。回首往事,王宇坦言,自己的创业之旅恰好赶上了电商行业的黄金机遇期。“感谢这个时代,我们只是努力,所以才有今天这样的事业。”他不禁感慨。 一路走来,看似一帆风顺,但王宇也经历了一些纠结的过去。2009年底,王玉河的团队尝试了当时火热的淘宝女装业务。但是不到半年就亏了很多钱,这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王宇迅速调整方向,及时收手,也让他更加坚定地专注于主业的发展方向。 2011年,一家有实力的大公司看中了王宇的创业项目,开出了优厚的收购条件。经过一个月的深思,王宇还是拒绝了。王宇说,比起财富带来的瞬间满足,他更好奇自己能把一件事坚持到什么程度。 作为一个非常积极的人,王宇很少遇到什么困难。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喜欢和自己和解”。 年轻的时候能够创业成功,我也继续努力。王宇有自己的能量来源。“我的性格很坚强,不想比别人差。” 努力和坚持会有回报的。经过十几年的积累,若陈余在大健康、母婴、美妆等品类的电商运营领域已经确立了明显的头部地位。若雨辰在店站运营、整合营销、数据挖掘、供应链管理等方面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洞察。服务能力覆盖淘宝天猫、JD.COM、拼多多、Tik Tok、爱车快等20多个平台。可以为企业品牌提供全链路、全渠道、全场景的数字化服务。 迄今为止,若雨辰已经服务了宝洁公司等100多个国际国内知名品牌。Gamble、美赞臣和Swisse,并与他们保持着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健康元、拜耳、赛诺菲等集团正以单一品牌为起点,逐步扩展到集团层面的合作。 2021年,若雨辰实现营收12.88亿元,同比增长13.44%;实现净利润2919.51万元。 “有人说上市公司保持10%以上的年增长率就不错了,但我期待的是最近三五年的持续高增长。”在王宇心中,11岁的若愚尘还是一家创业公司,他自己永远是那个敢想敢拼的创业者。 通过内部孵化、外部投资等方式打造自有品牌,聚焦“科技消费”,在新消费赛道上布局新品类,创造更多业绩增长点,进一步优化公司收入结构。如果说,早些年,我们只是想尽办法让公司在竞争中生存下去,现在,王宇考虑得更多的是,如果是一艘船,它该驶向何方? “商业社会变化太快了。”王宇直言,肩上担子很重。进公司的每一天,他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会有焦虑的时刻。要应对变化,实现高增长,他必须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战略眼光。 电商行业发展不断成熟,若陈余在代理运营行业的头部效应不断加深。但是,王宇内心向往的,是更长远的企业价值。他希望通过更高效的资源配置来提高企业的“天花板”,为若愚尘找到更多的可能性。 若雨辰上市后,王雨悠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过去,他更专注于th的日常业务 为了保持清醒和冷静,他渐渐爱上了走路,边走边想。从广州的马场路到北京路差不多10公里,来回四五个小时。王宇走着走着,就能得到启迪和启发。就这样,散步成了王宇的习惯,让他保持思维活跃,这也成了他消除焦虑的宝藏。 凭着这股热情和冲劲,王宇带领若陈余逐步探索出新的航向,继续夯实代运营的核心竞争力,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大健康领域的市场影响力;同时,通过内部孵化、外部投资等方式打造自有品牌,聚焦“科技消费”,在新消费赛道上布局新品类,创造更多业绩增长点,进一步优化公司收入结构。 在科技消费品牌和代运营公司之间形成合力,或许能让这些被代运营公司赋能的品牌,区别于当下互联网中烟火般的“网络名人”,走得更远。事实上,若雨辰自有纽仕兰品牌詹佳自2020年底上市以来,在精致衣物护理垂直领域取得了快速突破。2021年全网GMV突破8000万,营收占公司整体营收近6%。今年一季度实现盈利,逐渐成为公司业务增长的第二条曲线。 詹佳的成功运作,坚定了王宇继续打造自有品牌的决心和信心。就在今年5月底,他的第二个自有品牌即将上市,第三个也在同步筹备中,瞄准的是几乎空白的市场。 “科技消费”的发展思路,在若愚臣最近投资的科技护肤品牌美妆上更为明显。美针对的是医美和家庭美之间的中间地带,正好可以填补新一代年轻人正在释放的细分消费需求。 在王宇看来,新消费市场更需要“靠营销叫粉,靠产品养粉”,而科技提供了重要的赋能。他正在尝试一条创新的品牌经营之路,形成科技消费品牌与代理运营公司的合力,或许会让这些代理运营赋能的品牌有别于当下互联网中烟火般的“网络名人”,走得更远。 “工作是人生最好的练习。”作为电商运营,王宇几乎不刷短视频。繁忙的工作之余,阅读是他的另一大爱好。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张几米长的书桌,摆满了各种书籍,这是他心中的渴望。 出生在江西新余的这个小城市的年轻人,偶尔会缺乏安全感,会怀疑自己会不会就此止步。让他通过读书不断激发新的力量和勇气。 “企业家的模式决定了他的天花板。你敢想多远就能走多远。”王宇希望把陈若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声明:本网站转发此文是为了给读者提供更多信息,涉及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如果对文章的事实有疑问,请向有关方面核实。文章观点非本网观点,仅供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