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2抢1300亿电商运营大生意,韩都衣舍这样玩阿里JD.COM平台!

2016年,韩都衣舍(以下简称韩都衣舍)宣布全面开放九大体系,构建二次元生态圈,进入互联网品牌生态圈阶段,即韩都衣舍4.0。

所谓二级生态,是指在阿里、JD.COM、唯品会等平台上构建的一级生态基础上,依托数字化商业智能系统构建的系统。核心是为国内传统品牌、国际品牌、网络名人品牌、初创品牌提供线上生态运营。

韩国二次元生态的本质是电商运营,后者确实是大生意。艾瑞数据显示,预计2018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346亿元,较2015年增长超过210%。

韩都衣舍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赵迎光在接受《零售老板内参》(微信ID:lslb168)记者专访时透露,韩都将开启“品牌商业服务商”双轮驱动模式,力争在2026年实现“121急行军目标”,即服务1000个品牌,达到2000亿市值,打造1000个千万富翁,甚至誓不罢休。

一方面是美好的预期,另一方面电商运营行业早已上了山,仅宝尊电商就占据了近20%的市场份额。

电商运营是指第三方帮助品牌商在线办理商业运营的业务。在进入上述市场时,韩都早有规划。

据其透露,构建二级生态核心的是韩都衣舍全面开放、支持品牌发展的九大体系,分别是韩都智能、韩都传媒、韩都品质制造、韩都客服、韩都储运、韩都运营、韩都形象、韩都大学、韩都合伙人,为国内传统品牌、国际大牌、网络名人品牌、初创品牌提供线上生态运营。

“这也意味着韩都衣舍从最初的品牌商角色转变为品牌商和服务商的双重角色,开启了‘品牌商和服务商’的双轮驱动模式。”

赵迎光解释说,品牌商是指韩都的自主品牌,包括主品牌、子品牌和合资品牌。服务商为其他品牌提供运营服务。

他提供的数据显示,韩都衣舍运营的品牌数量接近100个,其中自主品牌(含合资品牌)22个,云孵化品牌(代理品牌)60多个。“我们服务的核心是大型服装品类。另外我们也会做少量的运营,但不是主要服务对象。”

韩都显然对电商运营的未来给予了期待。赵迎光坦言,希望到2026年,韩都的收入一半来自自主品牌,另一半来自服务。“这两项业务都将有可持续发展的空间,生态业务量在2016年增长了10倍以上,可见其巨大的增长潜力。”

广发研究报告认为,未来电子商务运营行业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主要动机是大型品牌商(尤其是海外知名品牌)继续在线上拓展业务。与此同时,无论是品牌商还是电商商家,都进入了精细化运营阶段。品牌商尤其需要通过专业化分工提高线上运营效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品牌和产品上。

艾瑞咨询预测,到2018年,电商代理运营市场规模将达到1346亿,相比2015年增长超过210%。“电商运营行业还比较分散,这也为行业整合提供了基础条件。”

韩都电商(838711)2017年2月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韩都去年全年盈利预计为6000万元至7500万元,比上财年业绩翻倍。其秘书长张红霞公开表示,韩都衣舍业绩的上升,有赖于次级生态系统的考验。

虽然有董秘背书,但根据新三板挂牌的股权转让说明书,韩都衣舍的主营业务仍在服装领域。2014年韩都衣舍营收8.3亿人民币,其中女装占比80%;2015年,公司收入达到12.6亿元人民币,道具

光大证券研报指出,2011-2015年品牌服装行业进入“调整期”,高库存、高加价率问题显现。虽然从2015年开始进入“弱复苏期”,但行业发展的动力主要是内生增长,合理增速已经有所回落。

“外延扩张接近天花板,各个细分行业的代表公司都处于净关店状态。同时服装价格高,没有涨价空间。恢复增长后的合理增速会比以前慢。”

由此,有业内人士向《零售老板内参》(微信ID:lslb168)记者直言,韩都要想实现2000亿市值的目标,必须转型。“一个人做衣服肯定不行。”

赵迎光对此印象深刻。他告诉记者,品牌价值十亿,平台一百亿,生态一千亿。这是企业发展的大逻辑。

赵迎光分析,互联网人口由增量变为存量,用户增速放缓,急需精细化运营。“以前大家都在抢人,不强调转化率。但是到了2015年,该进来的品牌都进来了。这个时候怎么才能赚钱?一级生态说要提高转化率。你以前只消费100块,我让你多消费。”

“品牌商线上整合的需求非常迫切,否则,他们将难以生存。(韩都有足够的储备)发挥次生生态也是理所当然的。”赵迎光路。

广发研究报告指出,从2014年开始,电商代理运营行业进入整合期。目前行业整合仍在进行,但已经初步形成了较为清晰的行业竞争格局。

在广发证券分析师看来,韩都显然不是种子选手。第一级是宝尊电商,占据行业绝对领先地位,占据近20%的市场份额。“宝尊电商客户多为国际大牌,宝尊凭借自身的市场控制力,与上游品牌和下游仓储物流供应商享有强大的议价能力。”

第二层是百秋网络、杭州优客、丽人丽妆等专业代运营负责人。凭借优势品牌资源实现了业绩的高增长。“对于一些品类(如母婴、奢侈品、美妆、快消品),消费者具有鲜明的特点,供应链资源也相对特殊。如果在这些品类上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优势和运营优势,就会形成自己的竞争壁垒。”

韩被划分为第三等级。“这类电商运营公司主要服务于国内品牌或区域品牌,主要运营品类集中在大众服装、3C产品等领域。因为这些品类的线上可拓展空间有限,品牌自身运营一般,行业竞争异常激烈。”

“它们基本上是纯粹的销售业务。因为他们没有做出自己的品牌,缺乏这方面的基因,无法深度接入品牌合作伙伴的运营,所以只能提供相当有限的价值。我们从线上品牌切入代运营市场,属于‘高维低维’,纯代运营公司基本没有招架之力。”

在赵迎光看来,传统的企业销售模式是B2C模式,依靠经验和一些市场调研,尽可能地猜测消费者会喜欢什么,然后批量生产,配送商品。终端会根据实际销量进行销售操作。“在B2C模式中,有很大的‘赌博’成分。赌对了就卖得好,赌错了就破了。”

韩都表示,通过其系统中“景气与停滞”的算法来决定是否生产以及生产的数量,可以大大节约企业的成本。比如传统服装品牌,3月会上架夏装,12月或1月可以上架韩服。“虽然几乎没有实际销售,但是大量的多维数据可以转化为‘景气与停滞’模型的数据,指导品牌做出生产订单的决策。这些都是互联网时代的优势。”

赵迎光自言自语道:

赵迎光透露,服务费、佣金、基础运营(客服、仓储、传播、品牌等。)和金融都是赚钱的方向。对于金融业务来说,供应链金融可能是主要方向,而生态中所有的品牌运营数据都在一个系统中运行,让韩对品牌运营状况了如指掌,从而匹配金融业务。“我们有一个具体的计划,并正在实施。”

值得一提的是,与大多数新项目的“烧钱”状态不同,韩都的电商代理业务早已实现盈利。

据了解,韩都世代的营业收入来自两部分。第一,基础服务费。目前it所付出的人力成本与基础服务收入基本持平。另一方面,佣金是以销售额为基础的,根据不同的品类和销售规模,佣金率在5%-10%之间。

“我们现在不担心项目,希望合作的品牌也很多。我们现在没有运营商给品牌。”赵迎光说。

韩国人少一方面是限制,另一方面也是壁垒。赵迎光认为,目前运营人才供需缺口巨大。以汉都多年的经验,骨干员工基本可以达到“硕士”水平,以老带新,可以形成专业人才的利基。“新进入者,人才梯队的建设,还得从‘小学’开始,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积累大量实用人才。”

股权转让说明书显示,韩都的销售以B2C为主,通过天猫、JD.COM、当当等电商平台上的自营店铺向用户销售商品。2015年和2014年,此类销售的营业收入分别占当年总营业收入的73.44%和78.25%,贡献了公司四分之三的营业收入。

他直言,阿里和JD.COM绝对不是竞争对手。作为平台方,他们无法深度介入品牌运营。JD.COM可以少量参与自我管理,但不能裁掉竞争对手。“平台需要二次元生态。帮助其完成转化率的提升,大力支持。”

阿里方面对《零售老板内参》(微信ID:lslb168)记者表示,已经成立了事业部,为韩都这样的“平台服务商”服务,并透露,目前阿里的服务市场活跃服务商超过4万家。“服务商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纯粹在阿里生态中成长起来的服务商,一类是从阿里成长起来的商家,比如韩都衣舍,开辟了运营服务的新战场,成为‘反哺服务商’。”

JD。网站指出,韩都是JD.COM杰出的服务供应商之一。为了让服务商为JD.COM商家提供更优质、高效、专业的服务,JD.COM将在资源对接、渠道建设、人员培训等方面有完善的体系。从提升服务商能力、建立温度体系等角度全面推进JD.COM服务商的质量升级。

在大并购时代,和巨头们轮流跳恰恰特别吸引人,但资本关系也可能成为大势所趋。

美妆早有动作。阿里以19.55%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立人立庄也抛出了a股上市计划。

韩都更喜欢跳舞。赵迎光坦言,韩都与所有一流平台(阿里、JD.COM、唯品会等)都有很深的合作关系。).“一级平台可能会让一些特定的品牌选择站队,但对于‘品牌综合运营商’来说,应该是别无选择。我们这里有这么多品牌,需要为不同平台铺货,所以必须是‘全渠道’定位,与所有平台共生共荣。”

对于外界关注的韩都转战主板的过程,韩都比较神秘,仅表示“届时会有消息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