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7上市失利的KK集团又遭遇“售假门”?

KK集团的上市进度不尽如人意。最近,KK集团陷入了销售假货的漩涡,遭到了消费者的大量投诉。

5月底港股招股书到期后,因非法特许经营被行政处罚。接着,多名消费者揭发KK卖假货,KK集团威胁要签保密协议赔付。

据英国电信财经报道,这一事件是由KK集团销售假货引起的。尽管假货标示为十分之一,且消费者有证据证明所购商品为假货,但KK集团仍拖了近两年。

随后,引发了一系列诉讼。在消费者提供的法院判决书中,明确显示KK集团销售假货,欺骗消费者,法院判决KK集团按照约定承担对假货赔付10的责任。

事实上,KK集团之前的上市之路颇为坎坷。常年亏损一直是资本市场诟病的短板,而售假事件在冲击港股的关键节点被曝光,无疑给KK集团的香港之路增添了一丝不确定性。

据了解,KKV(KK集团零售品牌)的主体是广东快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客公司)。KK集团是一家新零售连锁品牌,成立于2015年,定位为新国民潮流,是一家专注于精致生活方式的集合店。

2021年11月4日,KK集团向HKEx递交招股书,至今已逾半年。根据HKEx的规定,半年内未听取其招股说明书等材料将自动失效。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公司终止上市程序或HKEx拒绝上市申请,也不意味着上市失败。只需补充3个月内的最新财报,即可重启上市进程。

尽管KK集团招股书失败的原因不明,但大量媒体曝光了KK集团常年亏损,甚至三年巨亏70亿元,引起了外界的广泛联想。

根据对KK集团招股书的查询,情况确实如媒体文章所述,亏损情况不容乐观。在房子漏水和招股说明书失败后,KK集团也陷入了违反规则的麻烦。

眼查数据显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2年5月20日对粤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KK集团的主体公司)处以30万元罚款。处罚原因显示业务违规,决定文号为深食监罚[2022]3号,处罚依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特许人不符合本条例第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条件,从事特许经营活动的,由商务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并予以公告。

金融分析师Star认为,互联网行业前期亏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盈利的可能。KK集团的收入结构和模式让投资者很难在短期内看到盈利的可能性。

根据Star的分析,KK集团曾是新消费潮流之上的教科书案例,被认为是新潮零售模式兴起的参照对象。从最初的KK馆到KKV,KK集团门店迅速扩张,但这些都是砸钱的结果。仅仅建立一个网络名人店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它缺乏精细化运营。长期规划和随后的可持续发展是战略重点。

相对于上市失败和30万元的行政处罚,大量消费者在KK集团买到假货并维权,让KK集团头疼不已。

消费者是KK集团的上帝,是其生存的生命线。据被曝光的消费者蓝田(化名)向BT财经透露,2020年7月20日,他在KK集团网上商城看中了一支价值259元的迪奥口红,一共购买了20支。但收到货后,他发现口红与网上宣传相差太大,怀疑买到了假货。

该消费者表示,目前他所知道的身边有12位消费者,共涉及58余人,

当其余未起诉的消费者派代表联系KK集团时,KK集团表示,消费者需要签署保密协议才能获得退款。面对这样的霸王条款,蓝天等人拒绝了要求。集团法定代表人谢祖辉与广东腾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名称变更后为集团旗下馆主体公司)大股东蒋共同要求签订保密协议后方可退款。否则,根据法院判决,蓝天等消费者表示,如果附加这些条件,假一赔十的承诺就变得遥不可及。

值得注意的是,当蓝天将KK集团诉至法院,主张假一赔十的权利时,KK集团竟然以蓝天非法获利为由反诉消费者。

法院经审理后认定,KK集团确实存在售假行为,其起诉蓝天恶意购物非法牟利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法院认定蓝天提交的涉案商品为假货的鉴定报告真实有效,具有法律效力,KK集团对该鉴定报告无异议。

最终,法院认定KK集团违反了双方正品保证的约定,应按约定承担假货损失10%的责任。判决KK集团支付蓝天购物款项的十倍,并退还货款。据悉,最新的进展是,处罚已经生效,蓝天已经拿到了赔偿金额。

蓝天等消费者之所以决心最终拿起法律武器维权,是因为KK集团推卸责任,一再踢皮球。从一开始拒绝承认售假,拒绝退货退款,到后来把售假的责任全部推给广东腾科公司。

蓝天坚称收款方是KK集团,涉案合同是消费者与KK集团签订的,与广东腾科公司无关。KK集团不能证明其转让涉案小程序债务是经过蓝天同意的,涉案责任应由KK集团承担。

恩牛的资料显示,广东腾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腾科公司)是实体零售服务商K的经营主体,KK集团于2020年6月向K投资数千万元。k是KK集团投资的项目之一。

此前,KK集团主营业务之一的KK馆于2020年5月升级为K会员,后一运营商从KK集团转入腾科公司。KK集团辩称其从未参与过K-member软件的运营,也从未向蓝天提供过涉案商品,但该辩解未被法院采纳。

在无限期关闭K平台后,我们将回头看看KK集团的招股书,并声称通过全方位的措施,我们将大大提高在线销售,同时提高品牌知名度,加强数百万现有和潜在客户的品牌忠诚度。新零售行业研究员王壹冉(化名)认为这是矛盾的。先把线上平台关了,招股书再提交。由于线上销售会大幅增加以提升品牌知名度,所以平台不会长期关闭。

王壹冉认为,这次维权事件也给了我们一些启示,主张卖假货必须十倍赔偿。这本来是维护正常经营秩序的手段,是对不法商贩的警告,在法律层面应该严格执行。否则,仅仅通过退款来惩罚售假者,显然是不够的。

从公司管理的角度来看,KK集团的危机不仅有常年亏损和卖假货,还有业务重心的频繁变动。

纵观KK集团报告期内的收入结构,可以发现KK馆最初是KK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从收入结构来看,KK集团的收入主要来自商品销售,即其零售品牌KK馆贡献最大。

然而,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KK馆由盛转衰,在KK集团营收中的比重逐年下降,下降速度惊人。这与2020年KK馆的门店数量先增后减有关。直接的结果是,收入

KK集团已经成为领先品牌地位变化最快的企业之一。然而,KK馆的衰落仍在继续。2021年上半年,KK馆收入1.2亿元,2020年同期为1.58亿元,同比下滑23.95%。相应的,KK馆在KK集团的地位也有所削弱,营收占比从2020年同期的31.4%骤降至7.1%。KK馆从KK集团的支柱产业到可有可无的鸡肋,只用了三年时间。

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是由于KK集团战略重心的变化,但像这样主营业务的快速下滑并不多见。

截至目前,KKV在30个省近100个城市拥有近350家门店。2020年1月,KKV首家独栋旗舰店出现在成都春熙路,随后KKV出现在广、上、汉、长等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完整的产品类别覆盖是KKV的一大绝技。KKV产品SKU超过20000个,涵盖食品、配饰、母婴、酒类、日用品等18大类。它是网络名人中名副其实的杂货店。

这样,KKV 2021年上半年依靠门店数量和价格优势的营收达到10.49亿元。相比KK集团其他品牌的不断亏损,KKV当期实现利润1.4亿元,息折旧摊销前利润达到2.3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49%和483%。

互联网分析师戴辉认为,这是KK集团逐渐将重心转移到KKV的原因,因为KKV不仅可以创收,还可以盈利。对于持续亏损的KK集团来说,盈利能力至关重要,而KKV是KK集团唯一盈利的品牌,这让KK集团看到了全面盈利的希望。

戴辉还指出,不过,KKV只在当期盈利。这种模式是能保持长期盈利还是昙花一现,现在还无法判断。KKV的业务重心未来是否会改变,需要持续观察。

目前,KK集团尚未对消费者维权事件做出正面回应。这起因卖假货引发的维权事件,对KK集团的商誉造成了打击,短期内可能难以挽回。净债务飙升表明KK集团的日子不好过,即使投资者有JD.COM和CMC资本,也无法长期输血。

一旦KK集团一直无法盈利,保持巨亏,不仅上市难度加大,自身的生存也可能成为需要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