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2请私教,买名牌,用智能设备.“它的经济”正在迅速扩张这个主人在宠

原标题:请私教,买名牌,用智能设备.“它的经济”正在迅速扩张,这个主人在宠物身上花了很多钱。

近日,“杭州小狗,请私下锻炼,一个月瘦10斤”登上热搜。有网友感叹,宠物有专门的教练!“铲官”的支出又是一个!

宠物私教是“its经济”快速发展的背后。据《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统计,宠物行业规模已达3488亿,同比增长16.7%。猫狗总数约1.1亿只,人均宠物消费5000元以上。

7月21日,长沙市民刘先生向九拍财经反映,他在装修新家时,将阳台改造成了宠物房,安装了智能宠物护理用品和一个占地面积较大的猫爬架。他还向记者透露,如果算上这个宠物房和其他费用,养小猫已经花了几万元。

“除了花一两万买的,我还去了几家宠物医院,一次给小家伙治疗几千,同时陪它长大。现在口粮在我眼里是小钱,但该买的智能设备不能少。花点钱省点心,也能过得舒服;再者,我会忍不住为它买一些‘品牌商品’。当我看到品牌宠物产品时,我也会希望它喜欢它。”刘先生与记者分享了他的宠物饲养经验,也指出了宠物饲养成本高的地方。

可见这位主人对宠物饲养的要求不仅仅是喂养,而是在宠物生活的各个方面保质保量,优中选优。

派财经发现,各大奢侈品牌都在紧盯宠物产品赛道,想在潜力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分一杯羹;行业内各行各业的商家也在根据宠物主人的消费理念创新创造产品;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新的宠物相关职业出现,成为新的就业选择。

爱马仕、路易威登等奢侈品牌盯上了宠物经济,“跨界”推出了不少宠物产品。古驰曾经发布过一张售价7万元的宠物床,近千元的宠物服装,以及牵引带、项圈等小物件。

“智能”这个词不仅仅局限在人们的生活中,也渗透在宠物产品的赛道上。记者观察发现,家里有宠物的时候,宠物用的智能猫砂盆和自动饮水机已经成为“标配”。

根据JD.COM 618的数据,智能产品成交额同比增长392%,霍曼的宠物干衣机跻身十大潮流单品,超过众多宠物食品产品。目前淘宝售价1599元的霍曼干衣机销量突破10万。智能猫砂盆和自动饮水机是智能宠物设备的“顶流”。

《白皮书》说明养宠物的人学历高,收入高。46.7%的宠物主人月收入在4000-9999元,34.9%的宠物主人月收入在1万元以上。视宠物为亲人的宠物主人比例为85.13354。既然被当成亲人,自然要在医疗、口粮、洗澡等方面花很多钱。一只宠物一年的配给量,一个智能设备,一次看医生都要花费数千美元。

对商品和宠物服务的需求大大增加,自然带来了一批新职业。记者走访宠物市场了解到,帮忙找宠物的宠物侦探6小时收费近千元,找到后还要再交3000元奖励;宠物上门饲养服务,单只20-90元;遛狗人平均每小时价格在60元以上;宠物训练师,一个月的课程5000元起;宠物摄影套餐最低要近千元。

杭州狗行为训练师杜林佳告诉记者,他入伍后,被分配驯养军犬,开始接触这个职业。之后参加了各种宠物协会和培训中心的课,获得了大量的等级认定证书。

现在做宠物私人教练,工作时间不固定。需要训练的狗多的时候,每天6点起床,遛狗到晚上12点。当狗少的时候,工作时间

他向九拍财经透露,虽然NGKC协会和CKU的耐心和精力在国内是公认的,但“小白”也可以进入这个行业。记者从各大招聘网站了解到,训狗师的招聘工资在4000-10000元,也有没有学历的学徒。

目前国内宠物行业人才紧缺。根据“知宠百科”的统计,中国的宠物医生只有10万人,相对于宠物数量来说是一个很低的比例。据相关报道显示,我国宠物医院的从业人员只有38.4%具有大学学历,专业知识不足导致的误诊也很多。招聘显示是一线或者二线,但是对专业知识要求更高。

繁荣之下,隐患不可避免地存在。相关服务的不规范和人们青睐空间的冲突是目前的主要问题。

2018年,国家职业资格鉴定改革中,取消了宠物训导员职业水平评价证书。目前宠物培训机构可以自己出具资质证书,但是信誉极低。据中新经纬报道,花1000元就可以申请高级训犬师证书。此外,与宠物相关的上门服务也会给不法分子提供进入私人空间的机会。

随着宠物主人的增多,宠物主人的情感需求更高,很多人想和宠物一起去休闲娱乐。“宠物友好空间”就是为了满足这样的需求。其初衷是为了让宠物享受更好的服务,让宠物主人更方便地带宠物出入公共场所,但却困扰了部分市民的日常生活。

2021年,星巴克在上海开设了11家宠物友好型商店,为狗狗提供甜点和饮料。长沙海信广场网上宠物服务台,免费提供捡拾包、手套等。还提供宠物专用电梯;吉祥航空推出了“宠物飞行卡”,允许游客在某些航班上将宠物带入机舱。越来越多以前禁止宠物的商业服务看到了宠物友好型的商机。

“这么大的狗没带牵绳,就这么站着,直接把我儿子吓哭了!人没受伤没事,还得赔精神损害赔偿对吧?商家按规定可以进,但是狗要守规矩,跑来跑去的很吓人。”武汉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对动物比较抵触。在饭店吃饭时,她儿子被一只奔跑的宠物狗吓哭了。

一番争论后,李女士被狗主人一句“真没心没肺”的话推了回去,让她感到无奈和愤怒。

对于一些抵制动物的人来说,“宠物友好空间”可能就是他们的“禁入空间”。在公共场所,猫狗大小便、脱毛等问题,也困扰着在这个空间进行必要日常活动的普通市民。

宠物冲突最暴力的一面是流浪动物。在养宠物的过程中,很多人会因为生活条件的变化而抛弃自己的宠物,所以流浪动物的数量也相应增加。

流浪猫抓人、流浪狗咬人的情况屡见不鲜。公安、城管、动物保护组织每年都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金钱在收容、治疗、喂养流浪宠物上。以武汉小动物保护协会为例。去年10月,支出高达20万元。但是这些努力对于基数庞大的流浪动物来说效果并不好,流浪动物的问题才是宠物经济最大的后遗症。

为了宠物市场的可持续发展,避免野蛮生长,需要有更严格的宠物行为责任界定和更规范的行业标准。相关企业和宠物主人最终可能会为生活环境考虑不周的问题买单。